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零看看 >> 魔尊也想知道 >> 边陲小镇

数十年过去, 若不是有朝廷修缮,庙宇早已荒废, 前来上香的人也不多。

闻人厄见殷寒江熟门熟路的样子, 不由怀疑起来,待殷寒江上香并擦洗过雕像回到他身边时问道:“你常来此处?”

殷寒江耳根微红, 面上却维持着冷酷的样子,诚实地回答:“若不是不闭关,一年会来一次。”

与尊上一同前来还是第一次。

“本尊既不修功德, 也不吃人间香火,人就在你身边,何必来膜拜一尊雕像呢?”闻人厄不解道。

殷寒江自幼跟在他身边, 闻人厄自认了解殷护法, 直到翻开《虐恋风华》,方觉自己看见的不过是殷寒江表现出的一面。自此视线更多地放在殷寒江身上, 发现了很多以往没能注意到的细节。

例如这庙宇, 已经过去八十多年,雕像依旧崭新如初, 这其中必有一部分是殷寒江的功劳。他每年都会来一次, 闻人厄却一次也没发现。

殷寒江刚要回答, 一个官吏打扮的人来到他们身边, 他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见到殷寒江主动上前搭话道:“这位少侠可是姓殷?”

面对这位老吏, 殷寒江不像其他人那般冷漠, 有礼地拱手道:“正是。”

老吏望着殷寒江的脸露出怀念的神色, 叹道:“我十六岁便来看守忠烈祠,四十多年过去,眼见前来祭拜的人越来越少,唯有殷少侠一家,从祖父到少侠你,每年入冬前都会来。这十一年却没见到令尊,还以为你们也忘记了。”

“家父近几年腿脚不便,一直念叨着未能来祭拜,今年我第一次出门,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要来。他告诉我,曾祖父于八十多年被闻人将军所救,殷氏一族,世代不敢相忘。就算我老了,我的儿孙也要来的。”

殷寒江很少说这么长的话,且不善表达自己的想法。闻人厄见他熟练地在老吏面前假扮自己的曾祖父、祖父和父亲,将来说不定还要假扮自己的儿子、孙子,心中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

十一年没有来,哪是父亲腿脚不便,是正魔大战前后十一年,殷寒江脱不开身前来。

“我父亲也是,”老吏拿起湿布擦擦忠烈祠门前的烈士碑,让每一个名字都露出来,“他一直念叨着,八十多年前那一战,要是没有闻人将军,现在这小镇说不定就换主了。”

湿布擦过每一个名字,老吏盯着一个叫“张二狗”的名字,自豪地说道:“这是我祖父,他留下我父亲后战死在沙场上。父亲说,现今边陲小镇的安宁,是祖父与无数将士的血肉换来,祖父虽死犹荣。”

秋风卷起,老吏裹了裹衣服,笑呵呵地对殷寒江道:“少年人年轻力壮不怕冷,入冬也要多添些衣物,不然到老就不好受了。”

他收起擦洗工具,提着小桶,慢悠悠地离开忠烈祠。

见他走远了,殷寒江才回身认真地重复一遍方才的话:“不一样的。”

这一次,闻人厄懂了。

魔道第一尊者闻人厄与边陲小镇忠烈祠中的闻人将军是不一样的,正如玄渊宗左护法殷寒江与每年来祭拜的殷少侠也是不一样的。

他走到烈士碑前,指尖划过每一个名字,欣慰笑笑道:“我竟是能将每个名字与记忆中的脸孔对上。”

不是“本尊”,而是“我”,此时他不再是魔尊,而是闻人将军。

烈士碑上的名字大概每个都已轮回转世,甚至有人说不定转世数次了。但在这个小镇里,在无数人心中,他们鲜活地生活在小镇居民的记忆里。

这些名字连在一起,名为“守护”。

边塞的风是生硬的,每一道秋风都好像刀子般,刺透人的棉衣,路边摆摊的百姓见风越来越大,行人也匆匆赶往温暖的家中,纷纷收起摊铺,转眼间路上竟只剩下闻人厄与殷寒江。

寒刀般的风吹落殷寒江一缕长发,垂在脸侧。平日里将头发束得一根发丝也不露的他,脸虽年轻,却透着一股少年老成的感觉。此时风吹乱头发,碎发垂下,闻人厄眼中的殷寒江,竟多了份少年的纯粹感。

其实殷寒江一直如此,多年来从未变过,只是闻人厄的目光很少落在他身上而已。

闻人厄笑了笑,自袖中拿出《虐恋风华:你是我不变的唯一》道:“倒是多亏了此书,若是没有它,本尊险些错过一个殷寒江。”

殷寒江又见这熟悉的题目,尊上始终留着这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书。

似乎是今日让尊上看到自己的另一面,又似乎觉得今日的尊上与往日不同,殷寒江心里只当眼前这人是闻人将军而非魔尊尊主,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此书究竟有何玄机?”

他还记得,尊上就是得了这本书后,才离开玄渊宗,格外关注一名叫百里轻淼的正派弟子,多加照顾。

尊上只当百里轻淼是晚辈,殷寒江也不自觉地关注起这名心中只有情爱的女子来,还生出了恨铁不成钢的想法。尊上如此看中她的资质,还说两人前世有因果,甚至有收徒之意,百里轻淼竟只想与贺闻朝双宿双栖,而贺闻朝……

即使殷寒江很少对尊上以外的人有自己的见解和看法,此时也不得不承认,贺闻朝不值得。

百里轻淼还算是个单纯善良的正道弟子,贺闻朝就真的有些令人厌恶了。

殷寒江是认定一人就绝无二心的性子,怎能看得惯贺闻朝这边爱着百里轻淼,另一边睡着舒护法的行为呢?

“此书讲了一个关于情爱的故事,”闻人厄简单地描述了一下,转念又道,“此书令本尊重新认识了殷护法。”

殷寒江又是一呆。

“风大了,”闻人厄收起书道,“殷护法在这个小镇中还有什么秘密,不如趁此机会,一并告诉本尊吧。”

“属下……还常去酒楼听戏和书,”殷寒江道,“那些戏和说书人把故事改得很离谱,不过听起来也不错。”

“带本尊也去听听吧。”闻人厄道。

殷寒江顺从地引着闻人厄来到一家酒楼,起风后外面的人少,酒楼里的客人倒是多了,一楼已经客满,殷寒江要了二楼一个昂贵的包厢。

上清派山脚下的茶楼买的是有些灵气的好茶,来往客人喝的是茶,吃的是精致糕点,听的是诗文。边塞却是另一番风貌,两人才坐在位子上,小二便端上来一个热气腾腾的锅子,一大盘切好的牛肉,一大盘羊肉,一坛烧酒,两碗羊奶茶。

不比中州地带的精致茶盏,边塞酒楼里的杯子比中州的碗还要广阔,店小二二话不说便为两人倒满了两大碗烧酒。

殷寒江对着豪放场景略有些不好意思,刚要让小二换个小些的杯子,却听闻人厄道:“何必拿碗装,烧酒不该是直接用坛子喝的吗?”

店小二一击掌道:“就知道客官识货,我这就再拿一坛子来!”

闻人厄单手拎起坛子,喝了一口酒,酒渍顺着唇角蜿蜒而下,还未等滴下便消散不见,不知这度数有多高。殷寒江第一次见稳重的尊上这般豪放的样子,不由咽了下口水,竟也觉得坛子里的酒香醇起来,举起坛子猛喝一口,辣得眼睛通红,仿佛受了委屈般盯着闻人厄。

闻人厄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原来殷护法当真不会饮酒,境虚期高手竟被这区区烧刀子辣成这般可怜的模样。”

“是尊上酒量好。”殷寒江道。

闻人厄摇摇头:“第一次喝时,学着父兄大口灌,险些辣死自己,那时不明白酒为何要这般烈。母亲告诉我,边疆战士受了伤,指着这烈酒救命呢。”

一直到闻人氏诛灭九族,闻人厄也未学会喝酒。倒是百年前,在这小镇上,与边疆战士打成一片,学会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那时他还有肉身,纵然已经辟谷,偶尔吃些烟火食也没什么关系。

现在……

闻人厄望着热气腾腾的锅子,涮了片羊肉给殷寒江,自己却一口未动,一味喝酒听戏。殷寒江只当尊上不爱吃肉,也学着喝起酒来。只要适应了烧酒的辣,境虚期高手是不会醉的。

一楼大厅中立着个说书人,操着一口浓重的边塞口音,讲了个小镇泼辣女子套了个汉子回家的故事,故事里的女子性格率直,敢爱敢恨,绝不拖泥带水,听众听得连连叫好。

“这才是情爱该有的样子。”闻人厄听后连连点头,“本尊若是犯了情劫,那人若是也喜欢本尊,我定要将那人绑在身边;那人若是无心,我便放手,黏黏糊糊算什么样子。”

一巴掌将《虐恋风华》拍在桌子上,这里面无论百里轻淼还是闻人厄,都走上了一条错路。

殷寒江见一滩酒洒在封皮上,闻人厄似乎并不是多珍稀这本书的样子,酒意之下露出好奇的神色。

闻人厄道:“这是百里轻淼与贺闻朝的情爱话本,讲了百里轻淼将自己变得无比优秀后,交由贺闻朝糟践的故事,你说可不可笑?”

对殷护法,闻人厄认为是可以将此书的部分内容告诉他的,也免得殷寒江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怕这孩子憋坏了。不过后面那些闻人厄身死、殷寒江发疯的事情,就不必说了。

“本尊得到此书时,也只当是个话本,谁知研读下来才发现,这竟是一本泄露天机的书。”闻人厄缓缓道,“关于正魔大战之事,此书中便略有记载,本尊也是靠着此书,才料敌先机的。”

殷寒江面露惊讶,却忍住没有发问,静静地听闻人厄讲述。

闻人厄简略地讲了下书中百里轻淼与贺闻朝的虐恋情深,略去自己也喜欢百里轻淼以及后来为她身死的事情,而是将其解释为:“本尊在此书中,受过前生先天神祇的恩惠,帮过百里轻淼数次。所以我才会想要收她为徒,引百里轻淼走无情道,摆脱贺闻朝的影响。”

“原来如此。”殷寒江心中疑惑渐渐解开,心中更是升起自豪感,尊上果然深谋远虑,就算是一本情爱话本,也能利用其中线索布线,借助正魔大战之力与天道博弈。

“本尊知晓雪中焰存在也是靠此书,”闻人厄道,“书中还提到,殷护法有一机缘在金海岸崖,那里有破岳陨铁,刚好可以拿来给你炼剑。”

其实破岳陨铁是闻人厄的机缘,他微妙地改了下,将其说成是殷寒江的机缘,免得殷寒江又感激涕零得要为他生为他死,闻人厄不太爱看他那样子。

乱葬岗抱起殷寒江,边陲小镇征战沙场,闻人厄自己也受益匪浅,不需要殷寒江如此感恩戴德。

“恰好正魔双方此时都在休养生息,玄渊宗大概也没什么事,本尊就随你走一趟金海岸崖。”闻人厄自然地说道。

玄渊宗……没什么事吗?殷寒江皱皱眉道:“尊上,玄渊宗群龙无首,属下怕尊上离开太久,右护法与坛主们会生二心。”

“无妨,”闻人厄饮了一大口酒,“全打死更省事,左右正道现在也打不起来,魔道留那么高手也没用,多生事端。”

殷寒江崇敬道:“尊上说的是。”

闻人厄曲起手指,敲了他额头一下,不悦道:“本尊并非全知全能,也有说错做错的时候,殷护法什么都顺着本尊,本尊会难以发现自己的错处。你偶尔也动动脑子,遇事帮本尊想想。”

“属下遵命。”殷寒江摸摸脑门,低笑了下。

边塞之行仿佛拉近了两人的关系,闻人厄与殷寒江不再是过去那种僵硬的主仆之情,多了丝羁绊。

两人共喝了十坛酒,惊得掌柜都上前请教二人尊姓大名,准备在酒楼留个酒仙之名。

闻人厄拒绝留名,带着殷寒江离开红尘俗世,桌上热气腾腾的锅子,闻人厄一口未动,倒是殷寒江吃了不少。

赶在宵禁前离开小镇,闻人厄道:“还是由殷护法御剑带本尊去金海岸崖吧,这魔剑也没几日可用了,拿到破岳陨铁,便将它一起炼了。”

赤冥剑抖了抖,似乎在向闻人厄抗议什么。

殷寒江不疑有他,御剑与闻人厄一同赶往金海岸崖。他御剑速度不及闻人厄遁光快,金海岸崖路途遥远,飞了一个日夜才到。闻人厄计算时间,就算百里轻淼回了门派,此刻应该也没有抵达金海岸崖。

金海岸崖位于中州大陆极东之处,岸边满是金色细沙,故而被成为金海。

海岸边有一悬崖,断崖面也皆是金色岩石,便是金海岸崖了。

殷寒江于悬崖上降落,此处便不能再御剑了。相传金海岸崖藏着一处仙灵幻境,修真界但凡有仙界或神界遗迹的地方皆会压制修者修为,而且越是修为高深者受到的限制越多,反倒是元婴期以下的修者可以活动自如。

不过闻人厄就算修为被压制也比一般人要强,而且他曾练过武,身手比普通修者轻盈矫健。殷寒江自幼练剑,身手也相当不错,两人顺着断崖脚踩岩石而下,踩得很稳。

书中百里轻淼多次掉下去,被闻人厄抱回来;再掉下去,再抱回来。说来也怪,她背着闻人厄爬九鼎山时一次也没掉下去过,来到金海岸崖却总是踩空滑落,可能是金海岸崖常年受海水冲刷,岩石比较松动?

殷寒江就没有这个困扰了,他脚步稳健,爬得飞快,闻人厄不管找得有多快,他都能跟上。

原书里找了大个月仙灵幻境,完全是因为百里轻淼每隔几千字就要扭一次脚,伤一次肩膀,变着花样受伤,总要停下来疗伤。

闻人厄也不知仙灵幻境具体在哪里,《虐恋风华》记载,百里轻淼有一日被毒蝙蝠咬伤,昏死过去。闻人厄抱着她,在百里轻淼奄奄一息之时找到了仙灵幻境入口。雪中焰是百里轻淼要冻死的时候找到的,肉灵芝更是百里轻淼昏迷后自己跑出来的。

等等,难道这些天材地宝出现的原因,是百里轻淼奄奄一息吗?

找了三天后,闻人厄脚步停下来,难道百里轻淼不在,仙灵幻境就不会显形?

闻人厄有些为难了。

“尊上?”殷寒江见闻人厄停下来,挂在崖上深思,快手快脚跟过来。

“本尊似乎……”闻人厄刚要说话,眼角瞥见一个青黑色的东西扑向殷寒江,立刻长袖一挥,手臂化为一道血雾,将那个东西包裹在其中。

没过一会儿,那蝙蝠便在闻人厄的血雾中融化成血水,一滴滴落入海水中。

“尊上,你的手……”殷寒江看着闻人厄消散于无形的手臂,声音颤抖起来。

“还是叫你发现了。”闻人厄笑了下,血雾凝成手臂,揉揉殷寒江的头。

※※※※※※※※※※※※※※※※※※※※

啦啦啦,大家明天见,么么哒(づ ̄3 ̄)づ╭?~

喜欢魔尊也想知道请大家收藏:(www.90dy.com)魔尊也想知道九零看看更新速度最快。

魔尊也想知道最新章节 - 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 - 魔尊也想知道txt下载 - 青色羽翼的全部小说 - 魔尊也想知道 九零看看

猜你喜欢: 书上说……失踪的城堡和熊猫一起修仙的日子二等药膳宫女佞臣凌霄年长者的义务暴君[重生]奇婚[偶像剧]布莱安boss的女人[综]贵婿那个魔王不好惹非主流宫斗造作时光婚必从[修真]四分之一妖魔教卧底每天都在露馅染江山(都市异能)燕纪·锁香楼不负妻缘重生之庸臣掌门人系统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在下是一条公狗[猎人]轻红×飞蓝一剑九琊
完本推荐: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猎国全文阅读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被我救过的人都哭着要报恩怎么破全文阅读生意人全文阅读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烟水寒全文阅读秀色满园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鬼王绝宠:逆天废材妃全文阅读有女不凡全文阅读每次渡完魂都要给一只忠犬擦口水全文阅读鬼影实录全文阅读有钱全文阅读鱼龙符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庶难从命全文阅读V有所“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龙王大人是我夫攻略小社会老子是全村的希望佛系少女不修仙一品容华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麻烦请叫我上仙全知全能者狂爆神尊嫁偶天成冥王退休计划极品飞仙明天下通幽大圣大国机长:冲上云霄侠无敌前方高能瓷界无痕沧元图冷宫娘娘有喜啦龙归处穿越之医妃不萌天神诀洪荒:一键分解我是人生赢家大航海之无限强化盛宠之名门婚约伯爵大人有点甜武炼巅峰伏天氏

魔尊也想知道最新章节手机版 - 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手机版 - 魔尊也想知道txt下载手机版 - 青色羽翼的全部小说 - 魔尊也想知道 九零看看移动版 - 九零看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