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零看看 >> 老胡同 >> 第429章 新婚之夜,无头死尸

第429章 新婚之夜,无头死尸

等到众人都出去之后,王磨盘的儿子,如今王家崭露头角的接班人王海生走进来。

他扫视过现场后,低声说道:“父亲,您说这事会不会和赫连夫人有关系?”

“你是说是赫连那个贱人不甘心,又带着人杀过来的?”

王磨盘其实早就想过这个,只是一直都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不愿意相信这事是真的。

那个娇滴滴的俏娘们真能做到吗?

她难道已经来到山城了吗?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王海生沉声说道。

“查!”

王磨盘大手一挥:“海生,你亲自去调查这事,一定要给我将赫连夫人的人找到,就算是她没有过来,她的人也肯定在城里,一个都不能放走,全都给我抓来!”

“不管是谁,我都要你付出代价!”王磨盘看着满地死尸和空荡荡的库房,挥舞着拳头怒喝。

……

翌日,清晨。

今天是楚牧峰在山城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动身返回金陵城。

至于紫无双肯定是要跟着他走的,不过却是没有住在庄家大院,男女有别嘛。

餐厅中。

“小峰,你准备明天回去吧?”庄知书喝完粥后放下碗筷问道。

“是,外公!”

楚牧峰微微一笑说道:“我只请了七天假,算上来回路上的时间,明天就得回去了,不过我回去坐飞机,所以也方便。”

“嗯,火车的确太慢。”庄知书点头道。

“二姨,你公司有任何事都能去找沈家沈清风,他是我在北平认识的,我已经给沈家的沈浪说过这事,到时候他会全权代表沈家和您合作。”

楚牧峰掰下来一小块馒头塞进嘴里说道。

“沈家?好,小峰,谢谢你了!”庄秋叶感激地点点头。

三盛集团是什么来历,庄秋叶这两天也简单了解了下,知道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自己的秋叶转换阵地刚开始起步,的确需要人家的帮衬。

“大舅,您的工作调动也不会有问题,以后好好干吧。”楚牧峰跟着扭头说道。

“嗯,我会的。”庄永乐也是满脸喜色。

“小舅。”

眼瞅着楚牧峰看向自己,庄永业连忙摆摆手:“行了行了,小峰,我可没有时间去外面折腾,我得留在家里继承父亲的学问。”

“我已经考虑清楚了,跟随着父亲读书做学问。”

“真的?”楚牧峰挑了挑眉头。

“当然!”庄永业肃声道。

“这可是好事,那外公的学术就后继有人了。”楚牧峰竖起大拇指道。

这事庄知书也很满意,毕竟这事是庄永业自己提出来的,而且这小子也有这方面的天赋,要是说加以培养的话,肯定会学有所成。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聊天。

吃完饭后楚牧峰就起身走出去,他今天要在山城逛逛,随便买点东西。

毕竟来到山城,你要是说什么礼物都不带回去的话也不像样。

就是这么闲逛的时候,楚牧峰听说了王家的事。

昨晚王家仓库的事儿没有遮掩住,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今山城警备厅刑侦处的警员已经将那边彻底封锁住进行调查。

“你说这事最后会怎么样?”楚牧峰微微侧头道。

很显然对这一切都不算陌生的紫无双,紧紧跟随楚牧峰身后,平淡说道:“还能怎么样,就这事王家是休想讨得到好,他们想要公道,没有,想要找到凶手,找不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其实是最怕这事被警员接管的,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不是王磨盘所希望的。”

“你说得对。”

知道王家底细的楚牧峰深以为然的一笑:“不过这事和咱们没有关系了,走吧,去看看你有什么想要的,我买。”

“为什么要买东西给我?”紫无双扬起眉头道。

“呃,谢谢你昨天出手帮我,这个理由行不行!”楚牧峰撇撇嘴。

“什么东西都行?”

“当然。”

“那好,你说的!”紫无双展颜一笑。

结束了一天的买买买,当晚,楚牧峰又和沈浪见了一面,和师兄以及秦建祖打了声招呼,便在第二天,带着紫武双,乘坐飞机离开了这座繁华山城。

……

金陵城,大唐园叶家。

楚牧峰回到这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找老师,他得弄清楚一些事,没有道理说,稀里糊涂的就让紫无双这么一个女孩子家家跟着吧。

“叶爷爷好!”

见到叶鲲鹏后,紫无双毫无拘束,很自然地弯腰鞠躬说道。

“双儿来了,好好好!”叶鲲鹏连忙招呼着紫无双站起身后笑着说道。

“距离上次见面差不多有三年了吧,你都成大姑娘了,个子也高了!”

“是啊,叶爷爷,有三年了。”紫无双笑道。

“嗯,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今后就跟着牧峰这小子吧,要是他敢让你受委屈,你就告诉我!”

“嗯,谢谢叶爷爷!”紫无双很乖巧地应道,那样子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人畜无害。

“行了,去那边找你奶奶聊聊吧,她也很想你呢。”

“好的!”

知道叶鲲鹏要和楚牧峰说悄悄话,紫无双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当这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楚牧峰迫不及待地问道:“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瞧你这猴急的模样,难道说让双儿这丫头跟着你,你还吃亏了不成?”叶鲲鹏一瞪眼喝道。

“那倒不是,但是我得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不然心里面没底啊。”楚牧峰讪讪说道。

“这事吧说来话长,我就和你长话短说吧。我和紫老头是多年的至交好友,我们两人的关系是非常亲切,能换命的那种。”

“他那心里有件事,一直都想要去做。但却因为要照顾双儿,所以说迟迟不能安心离开山城。”

“这不你过去了,他也了解过你的情况,知道你是一个心中装着国家和民族的热血儿郎,所以说就想要将双儿托付给你照顾。”

“等到他从海外办完那事回来后,再来接双儿回去。”

“行了,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吧?你说说你,非要刨根究底的去问,有什么好问的!”

“你那,要做的事就是照顾好双儿。至于对她的安排,你愿意塞到警备厅,或者说力行社都行,只要能保证她衣食住行就成了。”

“怎么,是不是现在翅膀硬了,老师让你办点事,你都不乐意了吗?”

“怎么会,老师之命,弟子自然照办!”

叶鲲鹏的这番解释看似清楚明白,但楚牧峰总感觉里面是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真要只是管紫无双吃喝住的话,需要找自己吗?

但老师话都说道这个份上,楚牧峰也不会还非要反驳几句。

“不过老师,安排到警备厅或者力行社都不行,我觉得像是她这样的,不适合被条条框框约束。”

“既然您和紫老把她交给我,我肯定会好好安排的。”

“但有句话我要说在前面,我可不会把她当成公主伺候着,要是有事的话,她得去做啊。”

知道对方身手过人,楚牧峰也开出自己的条件来。

“放心吧,双儿没有你想的那么娇弱,你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叶鲲鹏说到这个非常自信。

“不信你和她比划比划?”

“老师,你就这么看不起我啊!”楚牧峰嘟囔道。

“呵呵,谁让她的爷爷是紫老头那,我给你说紫老头练的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国学武术,不是你想的那种三脚猫的把戏。”

“他是一个博学众家之长的人,而他对双儿又是倾心传授,所以说这个啊,你得悠着点,别得罪双儿这丫头。”

“你难道没听过这句老话,行走江湖,最怕四种人:老幼妇残吗?”

叶鲲鹏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

“老师,我怎么感觉给自己找了一个紧箍圈呢?”楚牧峰皱起眉头故作惨状。

“少得了便宜又卖乖!”

叶鲲鹏瞥视过去,漫不经心地说道:“双儿是个非常知书达理,又温柔贤惠的姑娘,你今后要好好对她,知道吗?”

好好对她?

老师,我怎么听这话很不对劲,搞得好像是要嫁闺女似的?

得,这事就这样吧。

反正家里房间多的事,也不差多她一个。

……

中央警官学校,宿舍区。

紧攥着电话的宁傲春满脸怒意,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听到范喜亮说出那样的话,直到现在那番话还在她的耳边回荡。

“我和你不合适,散了吧!”

分手!

范喜亮你竟然敢和我说分手!

只能我和你说分手,你绝对不能和我说!

陷入爱情中的女人都是很盲目的,这说的就是宁傲春。

她这辈子没有对谁动过芳心,就是相中范喜亮。

可谁想到这个榆木疙瘩般的家伙,居然还这样绝情。

两人已经确定关系了吗?

其实是没有的,这事就是宁傲春单方面的这样想,范喜亮那边一直都没吐嘴。

“不行,我要立刻去北平城,找到他问清楚!”

说走就走,宁傲春这股劲上来,谁也别想拦住,她利索的就开始收拾东西,很快就请好假,然后便头也不回地乘坐火车杀向北平城。

范喜亮,你给老娘等着,看老娘见面后怎么收拾你。

……

皇胄大街,楚家。

过来后的紫无双暗暗有点惊讶。

原本在她心中,楚牧峰就算在金陵城有地方住,顶多是个小院子而已。

谁能想到竟然是这么一栋大院落,比自己在山城住的紫竹林都大,可谓是深宅大院。

“以后我就住那个屋!”

紫无双转过了院子后,很快就选择好房间,正对着楚牧峰的一间房。

这里紧挨着水池,而且还有个小花园,环境十分优雅。

“行,随你!”

将东西放到屋里,楚牧峰无所谓的挥挥手,“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新的,没有用过,所以说也不用再去置办。”

“当然你要是觉得有什么想要增加的就去买,给你钱。”

说着,楚牧峰就打开包,掏出一沓法币。

“我有钱,不用你的。”紫无双摇摇头道。

“你有那是你的,这是我给你的钱,拿着去花。”

楚牧峰不讲道理般的将钱塞过去,很大方地说道:“我要去书房处理点事,你先收拾收拾吧。”

“嗯!”

书房中。

楚牧峰扭头看了眼对面的屋子,喃喃自语道:“到底该怎么安排你呢?”

……

金陵城城外,有座道观叫做无量观。

道观里面有位在附近很出名的道士,叫做青松道长。

以前的无量观颇为出名,可后来随着时代发展,到现在已经是没落不堪。

在这里住着的只有青松和一个弟子。

青松也得想办法活着啊,于是他就开始做起来表演戏法的行当来。

说到这个变戏法,对别人或许很难,但在青松这里却是很简单。

他不但天赋异禀,而且还对戏法加以改进,将很多方外的道具用到其上,倒是被他混出了点名头。

这天他受邀去金陵城孟家绸缎庄表演。

“青松道长,今天是我老孟家大喜之日,你可要给我拿出来你的绝活表演啊。只要你让大伙高兴,我再给你五块大洋!”孟老板大声说道。

“孟老板,您放心,包您满意!”青松道长拱手应道。

“那就好,开始吧!”

随后青松道长就拿出来自己的绝活表演,一个个把戏赢得了满堂喝彩。

因为他表演得很好,所以说孟老板就给留下来,让他晚上继续。

“咦,这不是青松道长吗?”临近晚上喜宴的时候,有个人忽然走过来,略带几分惊诧道。

“你是?”

青松道长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对方:“请恕老朽眼拙,不知道公子是谁?”

“道长,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我之前和家父曾经去过你的无量观,就在半月前,你还有印象吗?”穿着西装的年轻人笑吟吟的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您是罗公子!”青松道长一下就想起来,就说这人看着有点眼熟,原来是半月前自己道观接待的那家游客中的儿子。

只是他怎么会来这里?

“青松道长真的是好眼力,一下就能记起来我。道长,咱们去那边聊两句?”罗公子罗兵强笑吟吟的指着角落处说道。

“可以可以!”

角落处。

这里只有两人,虽然旁边时不时的会有人走过,但却没谁会吃饱撑地要偷听两人的谈话。

青松道长客客气气道:“罗公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

罗兵强手指把玩着一条红绳,低声说道:“其实我对道长的本事早就仰望已久,尤其是道长您的活人换头简直就是一绝,不知道道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只要道长愿意帮忙的话,这些就都是道长的了。”

说着,罗兵强就拿出来一个信封。

青松道长接过来扫视了一眼,发现里面装着一叠法币,初步估计少说也得好几百,他眼皮微颤,心思大动。

“不知道罗公子说的是什么事?”

“其实我很好奇您的换头术,所以说想要近距离见识下,不知道您能不能把我和孟老板的儿子,也就是今天的新郎官换换头呢?”

罗兵强眨了眨眼问道。

和新郎官换头?

青松道长瞬间就猜透了罗兵强的想法,这个家伙真的是色胆包天,竟然想要借着自己的“换头术”,将新郎官替换掉,这样的话他就能够代替新郎官入洞房占个大便宜。

罗兵强,你真够龌龊的。

人家邀请你来参加婚宴,那是觉得你是很重要的宾客,瞧着白天你和新郎官说说笑笑的模样,你们应该是所谓的朋友。

可你就是这样当朋友的吗?你竟然在觊觎人家的新娘子!

你说说你,怎么就连做人的底线都没有!

青松道长想都没想当场就拒绝了这个无理要求。

“罗公子,其实您想多了,您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种能换头的法术吗?那都是戏法,纯粹的戏法而已,用来玩玩起起哄还行,可要是说真的换头的话,我可办不到。”

“我真的要是能那样,还用靠着挣这种钱谋生吗?”青松道长坦然说道。

“要是这么说的话……”

罗兵强眼珠微转,笑嘻嘻地说道:“青松道长,要是说没有办法换头的话,你有能引起幻觉的药粉吧?给我点那个也行。”

“这个也没有!”青松道长摇摇头。

“青松道长!”

“罗公子,不好意思,这笔钱我不能收。”

青松道长虽然说爱钱,但却是取之有道。

不信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青松道长是一个信义之辈。

他要是擅长搞那些歪门邪道的话,堂堂无量观还会沦落成现在这样吗?早就飞黄腾达。

将信封递过去之后青松道长就离开了婚宴。

“哼,你以为没有你的帮忙我就搞不定这事吗?呸,不识抬举的东西!”看着青松道长的背影,罗兵强不屑地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喊道。

两人谁也没有把这个见面当回事。

当晚青松道长就留宿金陵城客栈。

但第二天早上,一条消息却让青松道长当场愣住,然后满脸惊愕。

“孟家绸缎庄昨晚发生了大案子,新郎官被人杀死,新娘至今昏迷不醒,最离谱的是新郎官的脑袋竟然被人割走了!”

轰!

恍如惊雷般的消息让青松道长有点发蒙。

孟老板的儿子被人杀死了?

脑袋都被割走?

震惊之余,青松道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罗兵强。

这事会不会和他有关系?是不是他在背后捣的鬼?他是凶手吗?

“喏,那个道士就在那边!”

就在青松道长这边正猜测的时候,忽然间耳边传来一道声音,紧接着就看到几个警员走过来。

为首的一个站在饭桌前面,肃声问道:“你就是昨晚在孟家绸缎庄表演的青松道长?”

“是我!”青松道长点头道。

“那好,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些事需要问你。”

不容分辩,青松道长便被带到了警备厅刑侦处,负责审讯的是华容。

基本的问话过后,华容就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们现在怀疑,昨晚被杀的新郎官就是被你用活人换头术换走的,你可能就是杀死他的凶手。”

“现在说说吧,你是怎么作案的?”

“啊!”

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当做杀人凶手审问的青松道长,下意识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们说我是凶手?”

“对啊,最起码是有嫌疑的凶杀犯。”华容淡淡道。

“官爷,我可是个本分人,这个罪名我可受不起啊!”

“哼,在现场我们找到了你变戏法时候的道具,再有就是你变戏法时最精彩的就是换头术,这点可是很多百姓都知道。现在新郎官的脑袋都没有了,你说你能没有嫌疑?”

“当然这些都是辅助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在现场的留言!”华容不紧不慢地说道。

“啊,留言?我还留言了?”青松道长满脸愕然。

“欲换此头,无量观见!”华容一字一句说道。

青松道长是满脸错愕,竟然有这么多证据吗?

“官爷,我只是去表演的,跟那新郎官无冤无仇,犯得着吗?就算有冤有仇,我也犯不着去杀人啊!”

“昨晚离开孟府后,我就就回客栈了,这件事客栈的人都能作证。再有就是,我也不会白痴的在杀人后还留下那样的字吧?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对了,官爷,我知道一个人,凶手可能是他!”青松道长一口气说道。

“谁?”华容冷声问道。

“罗兵强!”

青松道长说到这里时,紧接着补充道:“罗兵强就是金陵城很有名气的报社主编罗列风的独生子!”

“罗列风,你听说过吗?”

“罗列风?”

华容挑起眉角,扬手道:“为什么会是他?”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

青松道长就将昨晚罗兵强求他的事详细的叙述了一遍,然后言之凿凿地说道:“官爷,肯定是罗兵强心怀鬼胎,色心大起才会做出这种凶案。”

“你们现在就该去抓他,还有我之前在道观的时候,听他说过一句这样的话,这也能说明他就是一个无耻之徒。”

“什么话?”华容微眯双眼问道。

“他说,自己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玩过,就连岛国女人都享受过!”

“你说说,他连岛国女人都敢玩,能是什么好人吗?”青松道长连忙说道。

“他会和你聊这事?”华容撇嘴道。

“不是和我聊的,是在我的道观和别人聊的时候说的,那是半月前,他们一家还有另外几个人去山里游玩的时候去了我的道观。”

“我是不认识罗兵强的,但我认识他的父亲罗列风,因为之前我曾经见过对方,聊过几句。”

青松道长都没有等到华容询问,就一股脑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

这些必须都得说出来,否则遇到那种糊涂办案的,将屎盆子直接扣自己头上,那是跳进黄河洗不清啊!

——————

推荐官场老鸟的一本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士兵突击!

喜欢老胡同请大家收藏:(www.90dy.com)老胡同九零看看更新速度最快。

老胡同最新章节 - 老胡同全文阅读 - 老胡同txt下载 - 隐为者的全部小说 - 老胡同 九零看看

猜你喜欢: 名门大宋超级学霸北宋大丈夫特种兵:神级选择系统明天下续南明北宋小厨师大唐第一奸人篡唐千夫斩明末边军一小兵大学士唐砖间谍的战争原始大厨王恶明顺明商业三国如何在古代咸鱼大宋帝王天官秦吏赘婿混在三国当军阀汉乡唐朝小闲人
完本推荐: 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我的学姐会魔法全文阅读天衣多媚全文阅读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全文阅读不朽神王全文阅读你是不是喜欢我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唯我独尊全文阅读未来之师厨全文阅读这个绿茶我不当了全文阅读说好的绝症都被我救活了全文阅读冒牌侯夫人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未来图书馆全文阅读小狼崽全文阅读黑科技垄断公司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品容华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超级兵王混都市月鸣渊何日请长缨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海贼之寿命商人末代驸马我震惊了全世界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我真不是学神大魔王娇养指南穿越之医妃不萌家有悍妻怎么破天下第九赝太子吾家娇女嫡女为凰:重生王妃有点凶女帝本色末世林蛮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生存竞技场瓷界无痕魔临第一序列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朕是红颜祸水鲛人泪之画地为牢盛宠之将门嫡妃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老胡同最新章节手机版 - 老胡同全文阅读手机版 - 老胡同txt下载手机版 - 隐为者的全部小说 - 老胡同 九零看看移动版 - 九零看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