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零看看 >> 土匪攻略 >> 第193章终极海战(下)

第193章终极海战(下)

【第193章-终极海战(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海中翻出滔天巨浪,一张张巨大的铁刺网被撒入海中,海猴群想要用蛮力冲破阻隔,却反而被淬过剧毒的尖锐倒刺狠狠扎入身体,挣扎嘶吼之中,血水迅速蔓延开来,将海也染成黑红色。

楚军持续后撤,将战场完全让出。楚渊站在瞭望塔上,看着那艘巨船鼓满风帆,带着万钧雷霆碾压而来,偶尔有冲破铁网的海猴带着无边愤怒扑上前,想要攀爬上船,却被船身所依附的铁犁无情刺穿,最终惨叫跌入海中,被海浪吞噬淹没。

箭雨密集交织成网,将风也道道撕裂,海面上漂浮起无数海猴尸体,发出恶臭腥臊的气息。

巨船洒出铁网,兜住最后一批海猴,而后便带着向远处驶去。中型战船迅速包抄,数百根铁矛一齐射出,将其悉数斩杀。

楚军战船吹响号角,沈千帆亲自率部重新进攻,没有了海猴做掩护,白雾岛几乎等同于孤岛,楚军将士士气高涨,气势如虹深入敌营,叛军纷纷丢盔卸甲跪地求饶。再看远处,那支巨大的船队早已不见踪迹,茫茫白雾依旧弥漫,就好像什么事都未曾发生。只有海面上残存的海猴尸体,提醒着方才所发生的这场恶战。

“哥。”叶瑾登上瞭望台,站在楚渊身边。

“嗯?”楚渊依旧看着远方。

“大明王走了。”叶瑾道。

楚渊收回目光:“那场王城之乱后,他想必也不会再稀罕‘大明王’三字。”

“但他还是救了我们。”叶瑾道,“同当年救先皇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在救完人后没有留下,而是选择了离开。

“你说,若是没有援手,这场战役结果会如何?”楚渊问。

“或许也不会输。”叶瑾道,“只是定然伤亡无数。”

“父皇在天有灵,也不知会是何心情。”楚渊自嘲笑笑,当年一个错误的决定,便让东海百姓多受了二十余年昏官海寇之苦,要是如今驻守东海的能是当年的云家军,只怕一切都会是另一副模样。

“先皇做的错事,没必要由你承担后果,你是个好皇帝。”叶瑾拍拍他,“至于云前辈,既是戴着面具不愿露脸,便就此别过吧。”将来若是有缘,或许能一起喝杯酒也不错。

“启禀皇上!”副将匆匆上船,“大军已攻下白雾岛,除青虬与楚承外,其余人皆被悉数擒获。”

“他二人在何处?”楚渊微微皱眉。

“沈将军已经带人亲自去搜查,所有水路出口都有楚军把守,对方理应无法逃脱。”副将道。

“多调拨些人手。”楚渊转身下船,“务必要将此二人擒获!”

一人高的海草丛中,温柳年正趴在赵越背上,时不时替他拨开面前阻挡——原本也是在自己走路的,但无奈实在太湿滑,时不时就会踉跄一下,最后赵越实在看不下去,于是强行将他背了起来。

温大人心里郁卒,终于认清了自己是书呆子这个惨烈事实,在某些时候,的确有些……没用。

“别乱想。”赵越像是猜中他的心事,“你很厉害。”

“那是自然。”温柳年很是不谦虚。

赵越笑出声,低头亲了亲他搂住自己的手。

温大人不好意思,偷偷摸摸往两边看了看。

暗卫与楚军将士一道四处张望,非常有默契。

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现在要往哪边走?”天边星月渐隐,温柳年皱眉。

赵越将他放下,大致辨认了一下方向,余光却瞥到一丝异样。

“也不知战场情势如何。”温柳年担忧。

赵越冲暗卫使了个眼色,自己不动声色护在温柳年身前。

暗卫热情勾搭住身边的先锋队:“走啊,一道去尿尿。”

“这种事也要结伴?”楚军先锋队嫌弃。

“尿尿自然是要人多,才能比谁尿得远。”暗卫很有道理,勾勾搭搭往前走,而后却突然腾空跃起,抽出铁鞭抽向一处草丛,将身侧的先锋队吓了一跳。

一只巨大的老鼠吱吱叫着跑走,噗通跳入海中。

“原来只是老鼠。”暗卫略微失望,“还以为是偷袭。”

赵越也松了口气,将刀合回刀鞘,温柳年却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

远处火把时明时灭,众人迅速隐匿在草丛中,凝神留意外头动静。

青虬带着几个心腹从小路逃脱,借着草丛石块辨认方向,准备乘船出海,却没料到刚好撞到赵越一干人。

天边乌云逐渐散开,银色圆月将世间一切都染上银白色泽。

赵越单手执刀,冷冷看着他。

“投降吧。”温柳年道,“你逃不掉的。”

“当初在地道中,便该宰了你。”青虬面目狰狞。

两只红甲狼趴在温柳年肩上,互相触碰须须,片刻之后,金甲狼沿着他的衣摆爬到地上,嗖嗖爬到了海草中。

小红甲狼继续憨憨趴,咬!

若是就此投降,那便只有死路一条。青虬怪叫一声,几乎是抱着拼死的态度与赵越拔刀相斗,暗卫将温柳年护在中间,楚军先锋队则是一路追击,将那几名心腹悉数抓获。

刀剑相撞之间,溅起无数火光。青虬虽说武功阴毒,却显然不是如今赵越的对手,几百招后便逐渐出于劣势。远处大路火光闪动,暗卫看清之后惊喜:“是沈将军!”

先前见着青虬仓皇出逃,便已经猜到战局胜负已定,此番又得以确定,众人才算是狠狠松了口气。

见着对方人越来越多,青虬心里更加慌乱,于是攻势也就更加凌厉三分,却没想到恰好露出一个破绽,被赵越一刀刺中肋下。

骨头碎裂的声响传来,青虬嘴中吐出鲜血,从半空跌落地上。

楚军迅速上前,将其包围在了最中央。

“没事吧?”温柳年跑上前。

“自然没事。”赵越拍拍他的脑袋,带着一道走过去。

沈千帆也带军赶了过来,先前听到这边有声响,便过来看究竟,却没想到一来就见着青虬被擒获,自是大喜过望。

“楚承也已经被斩首。”先锋队道,“我们遇到了海猴伏击,幸好有大当家。”

“此番真是多谢了。”沈千帆抱拳,“在下定然将此上报皇上,为大当家请功。”

“请功倒是不必,本就是我该做之事。”赵越笑笑,伸手揽住温柳年的肩膀。

青虬跪坐在地上,颓然看着四周,眼底赤红越来越多,最后突然狰狞看着赵越:“你可知自己的亲生父亲并非云断魂?”

温柳年心里瞬间一空,这里有数百楚军将士,若是被他扯出先皇,只怕又会出乱子。

暗卫见温柳年眼神不对,手中迅速抖落三枚飞镖打算偷袭,青虬却已经阴笑道:“你可知当年谁才是真正白……”白荷二字还未说完,脖颈便传来一阵酥麻凉意。

毒液沿着血液迅速流向四肢百骸,整个人都僵直张着嘴,除了眼珠之外,连一根手指都不能再动弹。即便使尽全力,嗓子也只能发出嘶哑音调。

暗卫握着飞镖惊疑,自己尚未来得及行动,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有高人相助?

温柳年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金甲狼从青虬身上爬下来,嗖嗖回到温柳年身上,蹭了蹭身边的小红点,给你报仇了呐!

小红甲狼憨憨抖抖须须,好!

温柳年:“……”

暗卫干脆利落,将青虬一掌击晕,省得又出更多乱子。

楚承的首级在船上被找到,岛上叛军被分批押上大船,准备送往大鲲城听候发落。

楚军大获全胜,东海一带的渔民听闻消息,自是欢欣鼓舞,纷纷驾着船只前来送渔货,原本荒凉一片的海域如今处处都是笑语欢声,连商船也绕到过来凑热闹。

“此番真是有劳大当家了。”楚渊道,“否则若是让他二人逃脱,只怕将来还有的头疼。”

“只是凑巧撞到而已。”赵越道,“况且原本也是分内之事,皇上不必放在心上。”

“有战功,自然要获赏。”楚渊道,“不知大当家想要些什么?”

“咳咳。”温柳年在旁边咳嗽。

“我想带着小柳子去云南看看。”赵越道,“然后再去江南、蜀中和苍茫城,还请皇上允诺。”

温柳年目光烁烁。

楚渊挑眉:“朕只答应给你一年时间。”

温大人拼命点头,好好好。

“而后便回来王城。”楚渊道,“若是迟一天,朕便下旨全国的烤鱼铺子都关门。”

温柳年:“……”

楚渊笑着拍拍他:“去吧,这几年也累到了,去好好休息一阵子,将来去了蜀中,代朕向秦宫主问声好。”

“多谢皇上。”赵越与温柳年对视一眼,眼中满满都是笑意。

又过了几日,青虬离奇暴毙狱中,叶瑾检查过后道:“自尽,大概是身上藏了毒|药,自知死罪难逃,所以求个痛快。”

楚渊点点头,也并未就此事多做追问,只是下令将其带回大鲲城鞭尸示众,以示惩戒。

这天午后,叶瑾正在院中磨珍珠,却见温柳年推门走了进来:“谷主。”

“大人怎么来了。”叶瑾洗干净手,“千枫去与大当家切磋武学,还当大人也会一道前往。”

“日头太晒。”温柳年坐在桌边,替他将珍珠按照大小色泽分好,犹豫许久之后,终于开口道:“多谢。”

“有什么好谢的。”叶瑾摇头,“善恶有报,且不说谋逆之罪,光说青虬这些年伙同海贼残杀无辜渔民,欺男霸女抢夺幼儿,死十次也不过分。”

“谷主不想知道理由?”温柳年试探问。

青虬被擒获后,便被关押至重犯牢,除了楚渊之外,再无人能靠近。迫于无奈,温柳年只有去找叶瑾。

“好。”叶瑾道,一句话也未多问。

温柳年有些吃惊。

“不过这样算是便宜他。”叶瑾往桌上放了一小瓶毒|药,“皇上原本打算下月将他千刀万剐,以祭东海无辜惨死的百姓。”

三日之后,青虬毙命狱中,有些事也便永远成了秘密。

“我听千帆说了当日青虬被捕时的情形,所以不意外。”叶瑾笑笑。外人或许不明白那句话的含义,只当是青虬在胡言乱语,局内人却一听就懂。再加上温柳年对这件事的紧张程度,也能猜到个中内|幕。

“此等小风波,没人会告诉皇上,况且他也不会懂。”叶瑾道,“大人不必放在心上。”

“多谢谷主。”温柳年眼中一热。事到如今,青虬当日到底是胡言乱语还是当真知道内|幕,都已经不再重要,叛军已除战事已歇,现在的东海,早已不再是之前的东海。

百姓都等着过安生日子呐。

海岛空地上,赵越收招落地,沈千枫笑道:“承让。”

“是我要多谢盟主手下留情。”赵越道,“日月山庄轻功独步天下,果真名不虚传。”

“再快的轻功,也比不上大当家的刀快。”沈千枫道,“这世间除了大当家,怕是也没人能将红柳刀法练到第十成。”

“当日只是想保护小柳子不要被海猴所伤。”赵越道,“没料到误打误撞,居然会将刀法彻底练成。”

“所以说冥冥之中,一切大概都有定数。”休息片刻之后,沈千枫递给他一个海贝,“小瑾送你的。”

“叶谷主?”赵越意外。

“他不怎么喜欢叫人哥哥。”沈千枫拍拍他的肩膀,站起来往回走,“只有送份薄礼,大当家莫要嫌弃才是。”

手心海贝花纹精巧,许久之后,赵越笑着摇摇头,枕着手臂躺在沙滩上,看天边流云随风变幻。

当初养父所言倒是不假,这江湖之中,果真没有谁是傻子啊。

又过了两个月,楚国大军班师回朝。临走之前楚渊亲自下旨,将二十余年前被捣毁的云府按照原样重新建起,变成了一处善堂。东海百姓此后三年税赋皆被减免,楚军战船日日在海上巡逻,令敌寇海匪闻风丧胆,从此消失无踪。

大明王的故事重新流传开来,只是这次却多了赵越的名字。凭一人之力先后斩杀青虬与楚承,怀中还抱着温大人,可当真是高手中的高手……毕竟温大人吃得不算少,虽说看着瘦,应当也挺重。

段白月亦是带人回了云南,百姓心里都在嘀咕,这回也算是有战功的,怎么居然什么封赏都没要,与先前的作风不一样啊。

“走了好。”叶瑾拉着他哥严肃叮咛,“以后也别见了。”

“知道知道。”楚皇头很痛。

尚云泽谢绝了朝廷封赏,只给自家小木头要了个小石雕,便一道策马回了苍茫城,说好要在那里等温柳年与赵越,再一道去山里喝酒赏花。

暗卫卷着小包袱,喜气洋洋与众人告辞,迫不及待回了蜀中——两年没见着公子与少宫主,当真是非常想念。也不知道宫主有没有被推翻,我们一点都不期待。

叶瑾被沈千枫带回了日月山庄,临分别前不忘再次提醒他哥,秃头治不好,尤其是中间秃,更加治不好。

楚渊:“……”

沈千枫哭笑不得,将人塞进了马车。

茫茫东海一望无际,温柳年坐在船舱中,抱着茶杯赏景听浪,一晃一晃,心里无比悠闲。

两人先在落樱岛看过师父,再去探望了紫花婶婶与海花娘,便又动身前往西南。

天上冬雪霏霏,已然快到年关。

“冷不冷?”赵越握住他的手。

“不冷。”温柳年扯开衣领给他看,“带了三块暖玉。”

车夫掀开帘子探头进来,原本是想问两人要不要休息,结果生生被吓了出去。

不说是大楚第一才子吗,怎么如此豪放,在车里就开始脱衣裳,还拼命往大当家跟前凑。

温大人眼神无辜:“我还什么都没做。”

赵越笑,伸手捏捏他的下巴:“留着晚上再做。”

温柳年不好意思挠挠脸蛋:“哦。”

赵越将他揽入怀中,抱得很紧很紧。

两只红甲狼趴在小瓷盘中,围着一块肉末啃。

要回苗疆了呐……

喜欢土匪攻略请大家收藏:(www.90dy.com)土匪攻略九零看看更新速度最快。

土匪攻略最新章节 - 土匪攻略全文阅读 - 土匪攻略txt下载 - 语笑阑珊的全部小说 - 土匪攻略 九零看看

猜你喜欢: 秀色满园御膳人家盛宠之将门嫡妃爱谁谁嫡女煞妃娇娘医经花娇重生之将门毒后千山记穿越之傻王哑妃盛世嫡妃画春光妻调令盛世谋臣富贵荣华冷宫娘娘有喜啦女皇穿成林妹妹的那些事教主走失记满袖天风盛宠之嫡妃归来权势熏天不及粗茶淡饭盛宠之嫡女医妃帝龙修神(gl)法医王妃不好当!南城皇上别闹
完本推荐: 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全文阅读锁爱双子座全文阅读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良婿全文阅读逆旅来归全文阅读每个人都知道我爱你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轻狂全文阅读御膳房的小娘子全文阅读权爷撩宠侯门毒妻全文阅读奉旨休夫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星虐全文阅读一念起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权谋天下之摄政郡主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未来图书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来自未来的神探神运仙王万族之劫数风流人物绝代名师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火影之无限旅行者凌天战尊我的帝国无双嫡女为凰:重生王妃有点凶天道宠儿开黑店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大数据修仙海贼之寿命商人撒娇福晋最好命承包大明洪荒历帝霸龙皇武神特种兵之无限外挂末日终战欧神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道祖,我来自地球超神制卡师冷宫娘娘有喜啦我和二哈共系统韩四当官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天才神医宠妃

土匪攻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土匪攻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土匪攻略txt下载手机版 - 语笑阑珊的全部小说 - 土匪攻略 九零看看移动版 - 九零看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