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零看看 >> 土匪攻略 >> 第99章有人包了飘香院

第99章有人包了飘香院

【第99章有人包了飘香院】只是听听小曲儿

夜市里头人很多,这晌出了乱子,百姓第一反应自然就是往外头跑,霎时间人流如同潮水般向四处涌开,小摊上红红绿绿的零嘴吃食掉了满地,滚烫的糖浆与热油也被带翻,其间夹杂着惨叫与惊呼,还有刀剑相撞的刺耳声响。

赵越拦腰抱起温柳年,纵身越到不远处一座三层小楼上。

王城巡逻守卫自然不比一般城镇,这里又是顶繁华的地界,因此只在片刻之间,御林军与官兵便已经悉数赶到,将百姓疏散到了安全地带。

“皇上不会有事吧?”温柳年担忧万分。

“身边少说也有二十名侍卫,再加上这么多官兵,不会有事的。”赵越道,“况且皇上似乎身手也不错。”

两人说话间,那伙蒙面人果然已经落了下风,不多时便被擒获。

“要不要过去看看?”赵越问。

温柳年摇头:“一时半会摸不清状况,还是不要露面为好。”

官兵将刺客带走之后,夜市里头也便安静了下来,若非里头一片狼藉,只怕也没人会知道方才出了场大乱子。温柳年与赵越一道回了住处,脑子里还是止不住在想方才的事。

“这世间觊觎皇位的人多了。”赵越递给他一杯热茶,“不足为奇。”

温柳年感慨:“当皇上也着实是累。”不仅身子累,心里头更累。

“与你我又没有关系。”赵越捏捏他的鼻头,“怎么闷闷不乐的。”

温柳年靠在他怀里,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觊觎皇位的人越多,皇上的戒备之心便会越重,也就会更加容易错杀他人——自古以来,没有哪个帝王会容忍外界威胁的存在,如此一来,只怕大明王的阴影也不会轻易便在皇家心中抹去。

“我叫些热水,好好洗个澡而后便休息。”赵越吻吻他的额头,“别想了。”

温柳年单手抚上他的侧脸:“先别出现的皇上面前。”

赵越点头:“好。”

“应该也没什么事,不过还是小心为好。”温柳年道,“过几日我进宫后,先探探皇上的口风再说。”

“我不想让你为我变得如此小心谨慎。”赵越握住他的指尖。

“我做事原本就很小心。”温柳年笑笑,“好了,不说这些,我们去沐浴。”

下人很快便送来了沐浴用具,就说果然是王都繁华之地,不仅有双人浴桶,旁边还准备了小托盘,从花瓣到药膏,准备的极为齐全,临退下时还不忘压低声音补充,若是需要其余物件,也是有的,只消说一声便好。

“多谢,不必。”赵越面色一僵关上门。

“什么叫其余物件?”温柳年坐在床边。

赵越道:“过来洗澡。”

温柳年心里嘀咕嘀咕,站起来伸手:“帮忙。”

赵越替他脱了衣服,抱着放到浴桶里。

温柳年拿着花瓣,全部倒进水里搅了搅:“还挺香。”

露在水面外的肩膀白皙光滑,沾着水雾和红色花瓣,很有几分撩人的意思,赵越两把扯掉自己的衣服,大步走过来。

温柳年捏捏脸蛋,视线熟门熟路往下扫。

真是很懂得看哪里才是重点。

赵越跨进浴桶,将人抱到自己怀中:“小流氓。”

“偷看姑娘家才叫流氓。”温柳年在他怀中蹭蹭,“看你不算,我也有的。”

赵越失笑,在他锁骨处重重吮了一下。

温柳年随手拿起一个小瓶子,打开闻了闻。

“喂!”赵越被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捂住,“知道是什么就闻,毒药怎么办。”

“尚堡主送来的,怎么会是毒药。”温柳年道,“有点甜腻腻的香气。”

赵越将瓶子接到手中,就见上头贴了张小条——春宵醉。

温柳年道:“哦。”助兴药啊。

赵越将瓶子放回去,捏起他的下巴看:“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没有。”温柳年摇头。

“当真?”赵越试了试他脸颊的温度。

温柳年又仔细感受了一下:“就是没有。”

“那就好。”赵越继续帮他擦身子,“下回莫要随随便便拿着药闻。”

温柳年坐在浴桶中,在心里回味了一下。

春宵醉。

听着名字好像还挺好。

替他擦完背后,赵越将人转过来坐在自己腿上,又开始擦胳膊。

温柳年心里略微怨念,洗这么快做什么,又不是东北澡堂子中给人搓澡的,洗完一个还有下一个在排队等,要靠这个发家致富养媳妇,就不能慢一点么,最近腰都细了,难道不该多摸一摸。

略微粗糙的手巾擦过前胸,很快就红了一片,温柳年觉得心里有些发烫,脸也有些烫。

习武之人,身材总归是结实的,几缕头发被水打湿后贴在精壮的上身,薄薄的皮肤下肌肉线条很明显,再往下看,便是水中一片朦胧。

温柳年伸手,淡定摸了摸。

赵越:……

温柳年和他对视,心跳快到无以复加,脸颊滚烫,身体也有些许异样变化。

赵越皱眉将他拉到怀里,该不会是那个什么“春宵醉”起作用了吧?

温柳年微微闭着眼睛,凑过来吻住他。

两人平时虽说也时有亲昵,但温柳年出于一个书呆子的自觉性,还是会稍微矜持一些,但此番既然中了药物,也就只好随着心里头的意愿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赵越被他咬到嘴唇生疼,又怕在水中待久了人会着凉,于是将人拦腰抱出来,匆匆擦干后便压到了床上。

温柳年乖巧无比,整个人都软软绵绵,连掌心温度也是滚烫,脸颊一片绯红,尽职尽责让“春宵醉”发挥了一番作用。

赵越平时惦记着他身子弱,就算缠绵之时也不敢太过纵情,生怕会太过放肆将人累到伤到,但此刻见他眼角写满春情,又缠着自己不肯放,自然也没有再克制的必要,双臂抱紧那柔软的腰肢,如同疾风劲雨一般掠夺索取,将先前压抑的情愫加倍讨了回来。

床铺咯吱咯吱摇动,间或夹杂着暧昧声响,陆追拎着两瓶酒从墙头跳下来,然后就被惊得倒退了两三步。

为何这么早便开始了?分明吃完饭还没过多久啊!

“乖。”赵越声音沙哑,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入腹中。

陆追在外头抽抽嘴角,转身又跳了出去——稍微收敛着些啊,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憋了二十年还是怎的。

红甲狼从他怀中爬出来,蹲在胳膊上晃晃触须。

放我回去呐。

陆追将它装回木匣中,带着一起回了自己的住处。

怪不得要塞给自己带,照屋子里头闹出来的阵仗,估摸也没工夫替它准备虫子和肉末。

这边两人春情无限自是恩爱,另一边的大街上,木青山却正蹲在路边看石头,明显在生气。

“我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尚云泽心里叫苦不迭,“来,听话先看我一眼。”

“才不看!”木青山气呼呼,居然开青楼!开青楼!开青楼!

“都说了,那是歌舞坊,不是下三滥的烟花地。”尚云泽道,“喝茶听曲儿的地方。”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木青山瞪他。

尚云泽松了口气,好歹还愿意看自己一眼。

两人先前一道去拜访好友,刚开始一切都挺好,后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便开始谈论商号的事情,期间有人多嘴问:“尚堡主,可有想过将手下那处飘香院做大?”

“是啊,最近西域过来一批新的舞娘,那小腰身,啧啧,若是尚堡主能将她们买下来,何愁不能日进斗金。”又有人附和。

尚云泽脑袋一蒙,本能就看了眼木青山。

前头只说腾云堡在王城有两处产业,其实除了木材行和锦缎坊外,还有第三处,便是这个飘香院,原本是处青楼窑子,几年前被尚云泽看中买了下来,却没遣散里头的姑娘,而是改成了一处歌舞坊。想着自家小木头是书呆子又没出过苍茫城,怕是分不清其中区别,为了能少些别扭,便也瞒着没说,却没料到竟然会在酒宴时被人不识趣说破。

木青山盛了一勺虾仁,自己给自己拌饭吃。

尚云泽心里惊疑未定,这是没听清?怎么半点反应也没有。

当然,事实很快就证明,小书呆耳朵还是很好用的,在一脸淡定吃完饭,又陪大家聊了一阵天,与尚云泽双双告辞后,便开始蹲在没人的路边生气,半天也哄不好。

“我这不是怕你多想吗。”尚云泽拉着他站起来,“况且我也没什么风流韵事,不要生气了。”

“真的不是青楼?”木青山问他。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做逼良为娼的勾当。”尚云泽也不知自己该气还是该笑。

倒也是。木青山踢踢他,哼。

“不然带你去看看?”尚云泽问。

木青山睁大眼睛:“带我去?”

“一起去喝杯茶。”尚云泽道,“若是不干净的地方,我也不会让你待。”

……

也好,木青山点头。

就当是去见世面。

尚云泽牵着他的手,“真是个小醋坛子。”

木青山使劲把手抽回来。

“我在说我自己。”尚云泽从善如流。

木青山笑出声。

“小呆子。”尚云泽眼底也带着笑,捧住他的脸颊,趁没人注意凑近亲了一下,又重新牵住他的手。

飘香院也算是名副其实,与其说是歌舞坊,还不如说是香料房,还未走近便能闻到一股扑鼻异香,尚云泽道:“是南边来的香料。”

“王公子下回再来啊。”穿着翠绿纱衣的妈妈靠在门口,挥着手绢热情招呼。

木青山:……

这当真不是青楼?分明就跟书里头写得一模一样!

“咳。”尚云泽道,“招呼客人而已。”

木青山大步往里走。

“等等等等。”尚云泽赶忙拉住他。

“怎么了?”木青山问。

“走大门进去阵仗太大,有处小偏门。”尚云泽带着他从街角拐过去,从一个小院门中跨了进去。

前头丝竹声声,后院却寂静一片,木青山问:“我们就要在这里站着么?”

“怎么也没人。”尚云泽微微皱眉。

“堡主?”两人说话间,便已经有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跑了过来,惊喜道,“当真是你。”

“孙叔。”尚云泽问,“后院怎么也没个人?”

“原本是安排了家丁当值,但今晚生意实在太好人手不够,所以便都打发去前头帮忙烧水上茶了。”孙叔道,“还请堡主见谅。”

“最近生意这么好?”尚云泽道,“账本上没见有什么异常。”

“不是最近,就这两天。”孙叔道,“来了位大客人,将这飘香院包了两天。”

“还有雅间吗?”尚云泽问。

“对别人自然没有,堡主就另当别论了。”孙叔笑呵呵道,“还是老地方,一直空着呐。”

尚云泽点头,拉着木青山的手上了楼梯。

“将整个场子都包下来,没日没夜的听小曲儿吗?”木青山有些纳闷。

“怎么会没日没夜听。”尚云泽笑出声,“只不过是想图个清净罢了。”

雅间里头摆着果品瓜子和茶水,给自家主人留着的,自然是最好的位置,往下刚好能看到大厅里头的场景,对面便是琴娘抚琴的小楼,软语小调加上晏晏笑语,若是待的时间一久,只怕骨头都会酥。

木青山道:“以后不许一个人来!”

“保证。”尚云泽识趣举手。

木青山把他的脸颊拉长。

尚云泽苦着脸,嘴里含糊不清道:“都不来了还掐啊?“

木青山愤愤松手,自己拿着点心吃。

歌姬天生便是一副好嗓子,如泣如诉间,仿佛能将人带回三月江南,一曲终了,下头有人啪啪鼓掌,木青山好奇看下去,就见是个穿着锦缎外袍的中年男子,倒的确长了一张有钱人的脸。

“你认识么?”木青山问。

“不认识。”尚云泽替他添了一杯热茶,恰好有下人进来,便顺便问了一句:“可知包场的是何人?”

“回堡主,小的也不大清楚。”下人道,“只知道似乎是从东边来的富户,出手极为阔绰,也不见在哪处有生意,就看他接二连三花大价钱包青楼与歌舞坊。”

“哦?”尚云泽闻言来了兴趣,“接二连三,就是说王城中所有的烟花地与歌舞坊,都被他轮着包了个遍?”

“是啊,可真是有钱人。”下人道,“咱这是第五家了,据说已经订下了三日后的红|袖楼,往后还排了不少。”

“……这人听上去好奇怪。”木青山愣了愣。

“可不是,大家伙都在嘀咕。”下人道,“还是头回见着自己带曲谱来的,说只听这三首曲子,先前见都没见过,姑娘们都是连夜排练出来的。”

“曲谱呢?”尚云泽问。

“还有一份手抄下来的,堡主想要?”下人将桌子收拾干净。

尚云泽点头:“拿来给我看看。”

“好嘞,这就去。”下人跑下楼,片刻后便拿了一叠纸上来。

尚云泽翻了翻,就见当真只是三首乐谱,唱词无非是些江南烟雨儿女情长,不见有什么独特之处,也没有曲名。

“怎么了?”木青山问。

“没什么,却总觉得不大对劲。”尚云泽将曲谱递给他,“先收好。”

木青山点点头,将曲谱揣进自己怀中。

楼下依旧一派歌舞升平,那锦衣男子似乎有些微醺,拿着折扇摇头晃脑,像是完全陶醉在了乐曲之中。

木青山道问:“要下去看看吗?”

“先不用,听方才的架势,他还要在城内住一阵子。”尚云泽道,“况且你我只是觉得他行为怪异,却也没有更多线索,贸然前去于理不合。”

“好!”一曲终了,男子大笑鼓掌,让随从又往台上丢了几匹锦缎。

“先不想这些。”尚云泽将木青山抱到怀中,“难得来一趟,好好听曲儿。”

“嗯。”木青山乖乖答应,一边吃点心一边听唱曲,觉得真是……好困,于是不消片刻,便已经趴在尚云泽肩头,呼呼睡了过去。

尚云泽轻笑出声,拿过一边的毯子盖在他身上,手掌在背上轻轻拍,眼睛却是一直盯着下头的男子,眉宇也微微皱起。

虽说只是三首曲谱,不过由于编排得当,倒也出了不少花样,最后一曲终了,男子喝得酩町大醉,畅快无比回了客房。

尚云泽也抱着木青山,乘马车回了住处。

一夜风雨潇潇。

喜欢土匪攻略请大家收藏:(www.90dy.com)土匪攻略九零看看更新速度最快。

土匪攻略最新章节 - 土匪攻略全文阅读 - 土匪攻略txt下载 - 语笑阑珊的全部小说 - 土匪攻略 九零看看

猜你喜欢: 一品容华佛堂春色冠盖满京华锦绣书还珠之凤凰重生凰妻倾世月鸣渊凤回巢帝龙修神(gl)嫡女煞妃炮灰攻略综琼瑶—善气迎人[红楼]大盐商败絮藏金玉醉三千,篡心皇后萌妃太甜重生之嫡女悍妃药田种良缘嫡女为凰:重生王妃有点凶史前育儿计划妻调令落月江湖雀仙桥无纠契约娘子神雕之芙面桃花
完本推荐: 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逆旅来归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竹马镶青梅全文阅读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全文阅读良婿全文阅读逸然随风全文阅读我的学姐会魔法全文阅读无上崛起全文阅读千万不要和妖怪做朋友全文阅读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修罗帝尊全文阅读仙界走私大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代名师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魔王大人很烦恼大唐之无敌种植武炼巅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大道朝天超感应假说撒娇福晋最好命精灵时代的冒险家超级兵王混都市明天下首富小村医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氪金成仙农门娇俏小厨娘生存竞技场神级幸运星美食供应商余生有你,甜又暖科技图书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子夜十嫁入豪门77天后洪荒:一键分解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大魔王娇养指南斗罗活久见承包大明

土匪攻略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土匪攻略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土匪攻略txt下载手机版 - 语笑阑珊的全部小说 - 土匪攻略 九零看看移动版 - 九零看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