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九零看看 >> 毒妇不从良 >> 42.0晋江首发

==第114章==

果不其然, 朝霞郡主还没和对方说上两句话, 就被王正当场挑明了一些事情来。

什么你女儿怀了我儿子的种,什么如今这亲家不当也是不行了,什么虽然大家都不对, 但到底他们是男方, 总是要做在前头的, 所以才会有这番赔礼上门……

满脸笑容但软硬皆施,将泼皮无赖的作风发挥得淋漓尽致, 且又让对方插不上嘴。不得不说, 这也是一种本事。

朝霞郡主被气得脸色又红又青, 同时心情也处在一种惊疑的状态。

萧六娘有身子的事, 她瞒得很紧,连府中都没几个人知道,这王家四房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安国公夫人脸色非常难看,作为祖母的,她亲孙女怀了身子,还是别人闹上门来她才知道, 这简直对她而言就是一种羞辱。尤其王正并不给她们说话的机会, 便将此事当着面宣扬出来, 方才在大门前闹腾的那阵, 她只当对方是泼皮无赖的作风, 想逼着她们让其进门, 可这会儿王正又将此事拿出来说, 安国公夫人就不得不信了。

“朝霞, 六娘真的有身子了?”

朝霞郡主下意识反驳:“怎么可能,阿家你别听他们胡说。”

几乎只是一瞬间,朝霞郡主便决定此事不能认,反正对方没有证据,只要赶紧将六娘腹中那孩子处理了,以后对方再敢在外面瞎说,她就让亲娘出面治他们的罪。

只是王家人会让她们如愿吗?

显然不会!

王四夫人当即表现出一副不敢置信的面孔了,眼圈也红了,很快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王正本人更是一拍大腿,出言指责道:“亲家,就算你再看不上我家祖耀,也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啊。六娘明明就是怀了我家的种,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我们胡说八道了,这种事情我们会胡说八道吗,若不是得到确切的消息,就算我王正再怎么不要脸皮,也不至于上门来讹诈!”

不待朝霞郡主出言反驳,他又斜着眼忿忿不平道:“我们王家怎么来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当初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儿也是全然无辜,若不是你们两姐妹想暗中设计人,大嫂瞒着我们夫妇二人设下此局,我那可怜的孩儿又怎么会如今连家门都不敢出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儿是男子,自己做下的事也不会不认,所以我们便想结两姓之好,将此事圆过去。可你家不愿,我们也并未强行要求什么,就当此事没有发生,全了大家的颜面。可此一时非彼一时,我那未来的儿媳怀里我家的孩子,我们夫妇二人便做不到装聋作哑!”

王正这一番言辞,说得极为光堂,且有理有据,让人无法辩驳,更将王家四房形容成顾体面识大体,甚至不惜委曲求全的典范。除非朝霞郡主能泼着不要脸皮,将当日之事从头到尾的讲诉一遍,与对方当场掰扯。可即是如此,她也是没理的,因为本身她与王大夫人便立身不稳。

朝霞郡主被气得不轻。

她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还没见过这种泼皮。当然泼皮也有泼皮的对待方式,还不待她眉毛竖起叫人将这些人撵出去,王正夫妇二人一个当即大哭起来,似乎饱含无限委屈,一个则去冲到安国公夫人面前,求她这个长辈做主了。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一旁服侍的婢女仆妇个个面面相觑,也不敢插言。所以说,王家四房这群人能让王大夫人都为之头疼不已,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萧老夫人,您也是个明理之人,您说说看我们可有做的任何不对的地方。该低声下气也低声下气了,该求的当日我们四房不好上门,便托给了大嫂,好话也没少说。您知道世家传承,子嗣传承乃是大事,我们作为祖父母的,怎么能无视孙儿流落在外。”

安国公夫人这会儿脑袋都是大的,与朝霞郡主一样,她也没见过这种泼皮无赖的作风。可你不能说人家说得不对,憋屈烦躁也只能自己咽下去。

“好了好了,都先停停。”安国公夫人拍拍手边的案几。

王四夫人立马停住哭声,王正也噤了声,朝霞郡主则被气得脸色泛白,半靠在婢女身上,恶狠狠的瞪着王正夫妇二人。

“你说的道理咱们都懂,老妇人也不知你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说六娘那孩子怀了身孕。朝霞作为亲娘,她既然说没有了,那定是没有了。”

不管怎么说,朝霞郡主作为萧家的媳妇,此番也是要一致对外的。

王正露出一副明显就是你们撒谎的样子,似笑非笑道:“咱们既然上门了,肯定是有确切消息才会来。”

潜意词就是,你们还是不要装了。

安国公夫人装着询问模样的望向朝霞郡主,朝霞郡主立即道:“六娘没有怀孕,我是她亲娘,我都不知道,怎么你们就知道了!”

“那若不然就让六娘那孩子出来让我们看看吧?大夫不用你们请,今日我带过来了!”王正食指一伸,指向门外。他那些准备可不是白做的。

朝霞郡主被堵得一哽,说不出话来。

还得安国公夫人上场:“今日不凑巧,六娘那孩子并不在府中。”

“她不在府中,那在哪儿?”

安国公夫人丝毫没有停顿,“去她外祖母那里了。”

潜意词,你要是敢去昌平公主府上闹,那就去吧。

“六娘今日去了公主府,被我娘接走了。”

朝霞郡主这会儿见婆母替她圆场,多少也有了几分底气,她推开婢女,挺直腰杆直视对方,眼中含着讥讽。

她就不信这王家人敢闹去公主府。

果然,王正被难住了。

他自是不敢上公主府大闹的,别看他来萧家闹,那是因为萧家人心虚,不敢让自己闹大。可昌平公主蛮横的名声在外,谁敢上门招惹。

他眼珠子转了几圈,露出笑脸:“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强迫。只是今日不在,明日应该会在吧?明日我们再来就是。”

这话一出,安国公夫人及朝霞郡主尽皆气堵。

王正暂时退让了一步,但并不代表他打算放过此事。萧家人抬出昌平公主,他自然要给对方面子,且他点出明日之言,若是明日再见不到萧六娘,那明摆着就是朝霞郡主等人心虚。是时他面子给了,余地也给留了,再闹起来也是有理有据。

且他也不是没成算的,方才在大门外闹腾的那会儿,已经被不少人看见了。这番他回去禀明家中长辈,家里人自然要站在他这一方的,是时朝霞郡主母女若是就范最好,若是不就范,他就将此事大肆宣扬出去,他就不信这个儿媳妇还能跑了不成!

王正打定主意,便拱拱手带着一众人告辞了,走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待王家的人离开后,安国公夫人的脸色沉了下来,对方的打算她自是了然在心,若是没有朝霞郡主从中做阻碍,这婚事她答应下来又何妨,反正萧六娘已经被毁了。可有个朝霞郡主在其中拦着,她便有些不好做。

“朝霞,这事你准备怎么办?看王家人的意思,此事恐怕不能善了。”

朝霞郡主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看出来了,可她如今真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你之前做的事,家中一直不做质疑,想的便是六娘吃了亏,体恤你母女二人艰难。可此事不但没有解决,反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番家中情况与他时不同,可是经不起外人的指指点点。若是误了三娘九娘的大事,我这个做长辈的可是谁都不饶!”

安国公夫人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若是六娘无孕的话,明日就大大方方出来给人见,打消王家四房的主意。若是有的话,那便老老实实的嫁了吧。

朝霞郡主怎么能够甘愿呢,她努力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竟然毁在这件事上,若是让她知晓是谁漏了口风,她定然不会轻饶。

就在这时,从门外匆匆忙忙跑来一名婢女,正是朝霞郡主身边一个叫做桂香的婢女。

“不好了,不好了,郡主,六娘子、六娘子她流血了,腹疼不止……”

桂香扶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

安国公夫人面色一凝,很快便联想到很多事情来,她不敢置信望着朝霞郡主:“你给六娘吃了堕胎药?”

朝霞郡主面色怔忪,她确实打算给六娘吃堕胎药,可六娘闹腾着不吃,怎么这会儿……

她没有理会安国公夫人的话,当即便跟着那婢女离开了。

*

琳琅居

内室中,萧六娘躺在榻上,面色露痛苦之色,不停的呻吟翻滚着,一旁有婢女不停的拿着帕子给她拭汗。

一墙之隔的堂间,朝霞郡主面色狰狞,怒不可遏,地上碎了一地的瓷片。

“你们告诉本郡主,是本郡主命人送来一碗药,让六娘服了?”

她面前跪了一地的婢女仆妇,个个面露惊恐之色,甚至还有人吓得啜泣不已。

领头的一个婢女哭得泪流不止,不住的磕着头:“万望郡主明察,真是有人奉了郡主的命送来一碗汤药,让六娘子服下了。服下后,六娘子便腹疼不止,下面也见了红,奴婢见势不妙,这才去找了桂香。”

原来之前王家人在安荣院大闹那会儿,有崇月阁的人送来一碗汤药。因着之前朝霞郡主便因萧六娘腹中胎儿之事,与女儿争吵过几次,旁人不知晓,但萧六娘身边的贴身婢女尽皆知晓。且王家人在安国公府门前大闹,府中许多人都知道了,萧六娘自然也接到报信,心中自是恐慌不安。

紧接着朝霞郡主被招去了安荣院,安荣院里闹成那副样子,是想瞒也瞒不住的,所以萧六娘也知晓王家人借着自己怀孕之事,上门逼着想让自己嫁过去。就在萧六娘焦急等待结果这当头,崇月阁那边送来一碗汤药,说是此事瞒不下去了,若不想嫁给那个王祖耀,就赶紧喝药将胎儿打下,是时朝霞郡主自会为女儿周全。

萧六娘本身也是不愿嫁给那个王祖耀的,因为当日她清醒之后,便见了王祖耀的样貌。见他样貌猥琐,与她所想象未来夫君的形象完全不符,本身又是个没出息的,又哪里甘愿让自己嫁给那样埋汰的人。

再加上这几日,她本就被亲娘劝得差不多要听从了,之所以会犹豫不过是因为惧怕。此番骑虎难下,她也没有多想,只当阿娘是为了她好,丝毫没有犹豫的便将那碗药喝了下去,哪知那药药效猛烈,前头刚喝下去,后面便发作了。

可问题就出来了,朝霞郡主方才只顾得应付那王正夫妻二人,哪里有派人送什么汤药过来。

那么这药到底是谁送的呢?

朝霞郡主就算再蠢,也意识到其中的不对,一面让人去请了大夫,一面将所有人叫来查问此事。安国公夫人此时也来到琳琅居,哪怕她对萧六娘再怎么不感冒,这毕竟是她的孙女,且发生了这样匪夷所思之事,过来看看情况也是理所当然。

不光是她,崔氏也来了。

很快,负责去查探此事的人便回来了,那送药之人并不难找到,且若不是崇月阁的人,琳琅居这边也不可能会轻易相信对方。此人是朝霞郡主身边一名婢女,虽不若李氏和桂香那样受朝霞郡主宠信,但在崇月阁也是颇有几分脸面的。

只是当人寻到她之时,此人已经在自己房中悬梁自尽了。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副局面,朝霞郡主的心顿时揪了起来。若说对方只是无的放矢,又怎么可能如此大费周章的牺牲一条人命。可若说没有问题,恐怕谁都不会相信,难道对方只是为了骗萧六娘喝下一碗药?恐怕那药中大有问题。

大夫很快便请来了,朝霞郡主三人站在一旁看那大夫为萧六娘把脉。

随着大夫脸色的暗沉,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来。

“真是胡闹,这是谁开的药!如此狼虎之药,哪能是给未婚女子服用的!”

这老大夫是惯常给安国公府内人看诊的,医术十分高明,与萧家打交道也是多年了,若不然这种丑事也不会请了他来。

“糊涂啊,真是糊涂,她一个未婚的小娘子,若只是单纯想堕掉腹中胎儿,只需老夫开上一些温补的药,喝个十日半月,便能解决问题。怎么能使用如此狼虎之药,这是毁了这孩子啊!”

朝霞郡主身子一软,往一边倒去,还是崔氏眼明手快搀了她一把。

“大夫,可有什么说法,那药真有问题?”崔氏问。

“药性太过猛烈,伤了这小娘子的身子,还好请医及时,若不然血崩也是可能会发生的,你们先且出去,留下婢女侍候,待老夫为其针灸止住血后再说。”

朝霞郡主几人出去了,面色凝重的等待里面的结果。

方才那大夫虽说的含蓄,但众人俱是听明白其中的意思。就如同大夫所讲,这堕胎药可不是随便能乱吃的,在富贵人家自然不拘,只要找来医术高明的大夫,开一些温和的药,连续喝上十日半月,胎儿自会落下,且不会伤了身子。

只有那些妓子或者是穷困的破落户,才会为了解决麻烦不管不顾的找些庸医或者赤脚郎中,拿些药性猛烈的狼虎之药私下服用。这种药要价低廉,药性猛烈,一两副差不多就能解决问题,可如此药效猛烈的药,对女子身体的伤害也是极大的。运气好一点,顶多就是人受些罪,若运气不好,从此伤了根本不能再生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很快,那名老大夫便从内室中出来了。

“药已经服下,如今老夫也只能尽量控制不让其大量出血,待残血排完,再服用其他药物小心温养。只是那药效太过猛烈,伤了小娘子的根本,恐怕以后在生养方面会比较困难。”

朝霞郡主面色一白,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发生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肯定不可能不了了之,这明摆着就是府中有人冲着朝霞母女二人而来,才会借机使了这样的手段。

这种手段看似有些荒诞无稽,可它竟然成功了,借着王家人上门大闹以及朝霞郡主一直劝着女儿堕胎之事,从中打了个模糊差,可以说将所有人都利用到且也计算到了,于是那碗药便如此堂而皇之,借着朝霞郡主的名头进了萧六娘的嘴里。

女儿被害成这个样子,朝霞郡主自然不会放过那始作俑者,安国公夫人作为祖母的,也不可能不管不问。

于是便在府里查了起来。

几乎没查个底朝天,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那个悬梁的婢女爹娘早就死了,因着她们家是萧家的世仆,府中管事体恤她年幼无依,便让她进府做事。从最小的粗使婢女做起,一直到进了崇月阁。且她平日里极少与人来往,也是个话少的,问遍了她身边所有熟识的人,都没查出任何端倪。

不光下面人被查,上面人也没逃过,醒过来后的朝霞郡主似乎癫狂了,全然不管不顾起来,老夫人也照顾她的心情,并未做任何阻拦。

其实此事也不是没有怀疑的对象,首当其冲便是九娘。

当然这是朝霞郡主心中的想法,哪怕她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她也不会当面将这种猜疑说出来。因为九娘如今身份不一样,指控也得有恰当的理由,难道她能说因为她和她娘派人伏杀萧九娘,如今萧九娘来报仇的吗?

肯定不能,那件事好不容易才过去,没人会傻的重新又提起。

事情发生之时,九娘并不在府中,接到禀报后,她便匆匆从国子监回来了。听完来龙去脉,她并未阻拦前来查问之人的动作,让对方将翠云阁的婢女仆妇分批带走问话。

当然九娘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的,问话之时,她一直坐在旁边,也免得有人动用私刑或者栽赃什么的。

事实证明,没有做就是没有做,翠云阁的嫌疑很快被排除了,即使朝霞郡主不愿意相信这项事实,但有安国公夫人压着,也并未再做出其他事来。

安国公府上下,因为此事闹得人心惶惶。

一直到深夜,整件事才终于暂时消停下来,可是依旧没查出到底是何人暗中下手。

*

安荣院

安国公夫人神色萎靡,胡大娘在其身后轻轻地给她揉着太阳穴。

“按理说这种事情,即使是为了家中和六娘的颜面,也不适宜大张旗鼓的折腾,可你是六娘母亲,你的心情我这个做阿家的能够理解,所以我未多做阻扰。可如今你要查也查了,要问的也问了,接下来就消停消停吧,回去好好考虑明日王家人来如何应付。”

“阿家——”

“牵扯旁人的话,我不想再听到。她如今身份不同,若是没有铁证的话,我劝你管住自己的嘴,若不然惹出什么事来,即使是你娘出面也难得保你安然。其实事情到底如何你心中应该清楚,又何必去迁怒其他人。连傻子都知道你和六娘出了什么事,第一个会被怀疑的对象就是她,多得是可以下手的机会,她会选择用这么明晃晃的手段来害你们?!”

“多的我也不想说,总而言之,此事就此打住,六娘的事你明日给解决了,不要再闹出什么其他事来。如今不光家里折腾不起,六娘也经不起,你就算不为家中着想,也得为自己的女儿考虑考虑。”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后,安国公夫人便挥手让朝霞郡主退了。

与此同时,翠云阁里,温暖的烛光一直未熄。

“娘子,你说这事到底是谁干的?”莲枝一边整理着床铺,一边问道。

“你觉得呢?”

莲枝沉吟道:“咱们自己清楚不是咱们做的,但崇月阁那边在府里树敌太多,还真是有些不好猜。不过奴婢觉得那人似乎非常了解郡主和六娘子的模样,且似乎盯着两边很久了,若不然也不会抓住这样的机会。”

莲枝所言并没有错,这种手脚看似简单,实则最考验人,不光得有敏锐的目光,还要会审时度势,且心性果决。最可怕就是此人藏在暗里一直窥探着朝霞郡主和萧六娘的各种行举,若不然她也不可能会抓住这么好的时机。

一个这样的人藏在暗里窥探着自己,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啊。

“你的想法很好,照着这个方向去猜,差不多就能猜到了。”九娘浅笑,放下小酒儿,褪鞋上了榻。

莲枝继续陷入苦思,一直到九娘歇下后,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如同她所言,朝霞郡主平日里为人太差,在府里树敌太多,真是个个看起来都非常像下手之人。

床榻上,九娘眼睛盯着床柱子上所挂的薄纱帘幔,唇角徐徐勾起一个弧度。

她还真没有想到,她竟然选在这种时候出手了,不过也确实符合她的作风,不做则已,一击必中。

有一个这样的敌人潜在暗中,朝霞郡主你怕了吗?

※※※※※※※※※※※※※※※※※※※※

ps:大家应该能猜到是谁做的,反正不是九娘。

喜欢毒妇不从良请大家收藏:(www.90dy.com)毒妇不从良九零看看更新速度最快。

毒妇不从良最新章节 - 毒妇不从良全文阅读 - 毒妇不从良txt下载 - 假面的盛宴的全部小说 - 毒妇不从良 九零看看

猜你喜欢: 天涯归处龙凤传奇之罗玉萱锦瑟一蓑烟雨任平生东宫美人深山有鬼小狼崽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第一道派魔导师!我只是个纨绔啊那个魔王不好惹少将修真日常天庭幼儿园天天被读者扎小人的坑神你伤不起!重生之庸臣在下是一条公狗每个世界都能成为救世主[快穿]贤德妃四分之一妖三步上篮(下)这锅我不背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御前美人造作时光狼的爱恋非主流宫斗
完本推荐: 天下全文阅读小兵传奇全文阅读腹黑毒女神医相公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冒牌大英雄全文阅读死亡开端全文阅读同归全文阅读博士宿舍楼记事簿全文阅读肥田喜事:猎户娘子有点辣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变成猫全文阅读回档1995全文阅读甜蜜婚宠:沈少宠上瘾全文阅读V有所“鼠”全文阅读秀色满园全文阅读单行道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妄人朱瑙全文阅读臣尽欢全文阅读动漫拯救世界(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知全能者老胡同魔临穿越之医妃不萌三寸人间从1983开始神医凰后隋唐君子演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逆天神医妃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特种兵之无限外挂龙归处太初我震惊了全世界重生嫡女悍妻农门娇俏小厨娘特种兵:神级选择系统觅仙道九天帝霸叶安精灵时代的冒险家黑暗影夜一品容华鲛人泪之画地为牢从炮灰到王者万千之心纨绔天医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

毒妇不从良最新章节手机版 - 毒妇不从良全文阅读手机版 - 毒妇不从良txt下载手机版 - 假面的盛宴的全部小说 - 毒妇不从良 九零看看移动版 - 九零看看手机站